当前位置:主页 > 优彩彩票娱乐 >
优彩彩票娱乐

忘了之前在和朋友吃饭的时说过如果里有很小的

来源:优彩彩票_优彩彩票手机版_优彩彩票网官网 发布时间:2018-07-01
内容摘要:明泽楷没有因为仲立夏的话而有丝毫的减速,只是恼怒的命令口吻说了一句,以后离那个人越远越好。 仲立夏扭头看着在繁
 明泽楷没有因为仲立夏的话而有丝毫的减速,只是恼怒的命令口吻说了一句,“以后离那个人越远越好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扭头看着在繁华的街道,车水马龙中不断超车的明泽楷,即使心里有话,他现在这个状态,她也不可能说。
 
    她“嗯”了一声,看似听话的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医院里医生看了一眼伤口之后就皱紧了眉心,然后仔细的看了一眼仲立夏才说,“需要缝针,怕疼的话,可以打麻药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明泽楷阴沉着脸,直直的凝着她,她伸过去拉他的手,他反过来握住她的小手,生气的说了句,“活该。”
 
    这个臭家伙,不安慰不心疼就算了,还说她活该。
 
    好好的脸颊被医生缝了八针,仲立夏是连照镜子的勇气的都没有了,这要是不用纱布包着,这脸还能看吗?
 
    明泽楷很快就出卖了刚才的口是心非,耐心的问医生,“不会留疤吧?什么时候来换药?有什么注意事项?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医生一一回答他的问题。
 
    明泽楷这才放心的带仲立夏离开,车里,两人均是沉默,仲立夏一直低着头互掐着手指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脸上的伤也不是她想造成的啊。
 
    过了好一会儿,明泽楷才伸手过来,一只大手握住了仲立夏的两只小手,低沉的嗓音在密闭的车厢里显得格外压抑,“别掐了。”
 
 第120章 无处可逃的劫难
 
    他送她到家门口后,拉手刹的时候可能用力特别大的力气,“嘎吱”的手刹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很是刺耳,很容易就让人心烦意乱。
 
    他说,“下车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扭头看着他冷峻的侧脸,问他,“你不回家吗?”这都到家门口了,就算和她生气,难道不想儿子吗?
 
    他的回答让仲立夏差点没气的好不容易缝上的伤口直接给崩开,“这是你家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倒吸一口气怒瞪着他,他却是完全的没有看她,“赶紧下车,我忙着呢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伸手拉着他黑色的衬衣的袖子,撒娇,“你别去找任医生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终于愿意扭头看她,他知道她的撒娇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但有些事,他不能说算了就算了。
 
    深眸一瞬不瞬的凝着她,她脸上的伤让他心疼不已,“是他先来找你的不是吗。”
 
    所以,这件事情没的商量,他必须去找那个人算算账。
 
    “可是……”仲立夏还是不想让他去,任志远这一次明显是有备而来,论年龄和沉浮,他们根本不是任志远的对手。
 
    明泽楷心疼又愤怒的盯着她脸颊包扎着的伤口,“我连一根头发都舍不得伤的女人,他凭什么把你弄成这个样子?我不该去找他吗?”
 
    他袒护她的话语和神情让仲立夏不禁红了眼眶,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还伸手在他结实的胸前仿若无骨的打了一下,“讨厌,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这么好听的话了,我以前怎么都没发现你这么会感动我啊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无语,他现在很生气的好不好,他说的也是真心话好不好,不是为了讨她欢心,是在看到她受伤的那一刻,他就恨不得去杀了那个任志远了。
 
    他明泽楷从小宠到大的女人,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她一分一毫,别问他为什么他自己可以欺负,那是因为爱,几人能懂。
 
    明泽楷大手温柔的扣在她的颈后,大拇指指腹若有似无的轻抚着她的耳垂,似乎是在对她说,‘听话,他很快就回来。’
 
    仲立夏还是不愿意他去找任志远,毕竟仔细想想,好像所有的事情已经和任志远有密不可分的牵连,她还是想能躲就躲,能避就避。
 
    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开始,事情继续下去,只会两败俱伤,甚至还会牵扯到更多的人出来。
 
    仲立夏站在门口目送明泽楷的车子驶离,就算没有她脸上的伤,他和任志远,早晚也是会碰面的。
 
    本以为明泽楷晚上会回来,可她等了整整一夜,也没把他等回来,躺在床上一整晚的辗转反侧,想给他打电话,又怕万一他好不容易睡着被她吵醒了怎么办?
 
   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到天亮的,小家伙醒的就很早,喂了他点儿奶,就让保姆阿姨帮忙照顾,她着急的给明泽楷打个电话。
 
    手机很快接通,那边的人睡意正浓的调侃她,“这么早就想我了?不会是想我想的一,夜没睡吧?”
 
    仲立夏昨晚所有的担心惦记都已瞬间化作愤怒,她是疯了昨晚才一宿没合眼,合计着他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,好的很。
 
    “明泽楷,你神经病是不是,你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吗?你知不知道我担心你啊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的怒吼声已经让明泽楷毫无睡意,真是比闹钟还容易让人清醒的声音啊,好久没听到了。
 
    清晨的阳光照在他含着微笑的俊脸上,迷人的很,他打开车门,下车,伸了个长长的懒腰,仰头往上望去。
 
    他叫她一声,“仲立夏……”
 
    仲立夏还在生气,“不准叫,我生气呢。”
 
    他仰面迎着阳光,脸上的笑容让清晨的朝阳都逊色了很多,他说,“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往下看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努着嘴抱怨着,“凭什么听你的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,我要睡觉,我要睡觉,我要睡觉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笑着说,“那你不看的话可能要后悔的,清晨如此美的一道风景你错过了,可是很可惜的噢。”
 
    站在窗边的仲立夏已经开始好奇,窗帘还是合着的,心里还在想着,窗外能有什么美丽的风景?难道秋天就下雪了?
 
    好吧,她真的就是太好奇,所以才按照他刚才说的去做了。
 
    这个疯子,不会是从昨天晚上就待在楼下了吧?
 
    她既欣喜又心疼的质问他,“你这么早来干什么?”
 
    他仰头,面带微笑的望着窗前的她,并没有告诉她,他是昨晚就待在这里的,“想你啊。”
 
    忘了之前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听说过,如果家里有很小的孩子,大人过了午夜十二点儿都不要回家,原因是什么,他忘了,也不知道,但他还是做的小心翼翼,虽然他并不迷信。
 
    上楼后,他傻乎乎的看着来帮他开门的仲立夏笑着,仲立夏无语的白了他一眼,“傻子,是故意来博同情的吧。”
 
    他笑笑,“那你心疼了吗?”
 
    “我还在生气中,因为你,我一宿没合眼。”
 
    某人脸皮瞬间变厚,长臂搂在她的肩上,“那正好,一起睡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谁要和他一起睡,他们什么关系啊?顶多前夫前妻,不,还是孩他爸孩他妈,但是单独的。
 
    早餐的时间,他顾着逗小家伙笑,饭还没吃完就因为一通电话而不得不走。
 
    仲立夏送他,“你现在算不算是疲劳驾驶,要不找代驾吧。”